°ÄÃÅ´ó·¢²ÊƱ电影

°ÄÃÅ´ó·¢²ÊƱ电影封面图

Mika Katsumura ʤ´åÃÀÏã

爱情片 | 2011 | 华为 | 预告片 | 韩国

主演:刘金山,张艾嘉,李少红,陈冲,

导演:杰西·艾森伯格,亚历山大·斯卡斯加德,萨尔玛·海耶克

上映时间:1997

资源类型:简体中文字幕

分类:魔术纪录片

更新时间:2023-09-23

地区:韩国

播放地址:影视工具箱(无需下载播放器,直接点击在线观看)

在线观看

剧情简介

回到客馆,关上房门,墨霖浑身放松,瘫软在床上。方才的决斗耗费了他太多的体力,关节的疼痛又从身体的深处冒出头来疯狂的肆虐着。墨霖坚持回到客馆才倒下,已经是在用精神力坚持了。“没被剑气砍死,估计要被这些混账的关节给疼死。”墨霖疼的呲牙咧嘴。不过和以往不一样的是,这次关节虽然疼痛,可墨霖的心里却被获胜的喜悦充斥着。虽然用了一些狡猾的战术,虽然萧归雁实在太过轻敌,虽然有很多运气的成分,但不管怎么说,墨霖是靠着自己的智慧和勇气赢得了胜利。比起在日落山脉里击杀冰魄蜘蛛那一回,墨霖的兴奋是截然不同的。上一次他没有经验,战斗之中惊恐和随机应变更多一些,等击杀了冰魄蜘蛛回头去想,很多细节都因为紧张都忘记了。这一次墨霖却是在决斗之前就做了完全的准备,不但猜测了萧归雁的心理,还在决斗前故意挑衅,让他心浮气躁。再加上精妙的战术,可算是一次完胜。这样的胜利带来的成就感,完全超过击杀冰魄蜘蛛,而快乐的感觉也让墨霖觉得关节没有那么疼了。“唔……”墨霖抬起胳膊,觉得上面的肌肉都在抖动,看起来真的是用力太猛,全身都如同散架了一样。“看起来体质还是比常人弱些,否则不会这样。”墨霖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,打定主意以后除了真气的修炼之外,也要好好锻炼体质,免得再出现如今的情形。休息了一会,关节的疼痛稍微有点缓解,墨霖坐了起来,一眼看见放在桌子上的白鹤。墨霖将白鹤抓在手中掂了掂重量,一把真正好的兵器要适合主人的体质,既不能因为太轻而产生无力感,也不能过于沉重耗费剑手的体力。在生死决斗当中,兵器重量上一分一毫的差异都有可能决定胜负。感受着白鹤的重量,墨霖基本就可以确定萧归雁的腕力和臂力。他缓缓的握住剑柄,将白鹤拔了出来。萧家守护着五芒神兵之中的白鹤神剑,因此萧家的子弟大多数也都以剑为兵器。不过在萧家上百子弟当中,只有嫡系才能仿制白鹤,而萧归雁无疑是其中最有资格的一位。虽然墨霖未曾见过真正的白鹤神剑是什么样子,可单就是萧归雁的这柄仿制白鹤就已经足够惊艳了。通体雪白,流光异彩,剑刃上有若水波一样的花纹,层层叠叠,眩人眼目。“好剑……”墨霖情不自禁的赞叹道,他观看天工开物的时候,看过书中对兵家兵器制造工艺的介绍,当时还觉得墨知味有些夸张,可此刻真正将兵家高手工匠打造出来的宝剑拿在手里,才知道墨知味不但没有夸张,甚至还有所低估。“的确是比墨家工匠打造的兵器要好。”墨霖反复的观看着剑身上的花纹,知道那是兵家用“百炼”技术将剑刃反复加热折叠锻打一百次中出现的纹理,百炼能将钢铁之中的杂质全数排出,由此得到最精纯的钢铁。墨家虽然也有百炼的技术,可惜用来制造兵器动辄耗费数年,也只能得到几把不错的兵器。而兵家不知掌握了什么秘辛,能大规模的快速制造。“试验一下。”墨霖的手指抚摸在剑身上,感受着百炼精钢上的花纹,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。墨霖取出墨轴送他的那把匕首,这把匕首是人级法宝,原料中掺有少量的“玄铜”矿石,可以增加匕首的锋利度。“看一看哪个更锋利。”墨霖一手握住匕首,一手握住白鹤,猛地一击。没有墨霖想象中的金属撞击声,只有“刷”的一声轻响,那陪伴墨霖有些时日的匕首被白鹤轻而易举的削断,半截匕首掉落在地上,墨霖手中只剩下个匕首的柄部。顾不得心疼匕首,墨霖打量着白鹤的剑身,剑刃上纤毫无损。墨霖再用手压住剑刃用力的弯曲,剑身柔韧性极佳,折成勾状,墨霖一松手,剑身立刻反弹回来,剑刃抖动起来铿然有声,瞬间便恢复箭弦一般的平直。“厉害!”墨霖爱不释手的摆弄着白鹤,心中已经转过好几个念头,他现在得到一块绵铁,若是能取得兵家的铸剑工艺,用绵铁打造出一把白鹤这样的宝剑,那可就太爽了。“咚咚……”墨霖正打算继续钻研白鹤的时候,门被敲响了。他走过去将门打开,却是令狐紫。“你还好吗?”令狐紫一脸的关切。“我没事。”墨霖笑道,侧过身请令狐紫进来坐。令狐紫一进门就看到床上的白鹤,眼中紫芒一闪道:“你为什么要萧归雁的白鹤,是想研究兵家的铸剑技术吗?”墨霖被令狐紫一眼看穿目的,不好意思的将他得到一块绵铁的事情说了。“原来如此……”令狐紫喃喃道。“有什么不妥吗?”墨霖见她脸上似有忧色。“你得罪了萧家。”令狐紫叹口气道,“萧归雁被罚闭关思过两年。”墨霖默然,这样的结果他倒是没有想过,他只想着验证自己的武道,至于赢来白鹤只是当时突然冒出来的想法而已,却忘记萧归雁背后那个庞大的家族。“他的罪名是挑衅客人和擅自使用家传的掌剑。”令狐紫道,“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他把剑输给了你。对于一个兵家的战士来说,兵器就是生命和尊严,他输了剑,丢得不只是他一个人的尊严,而是整个萧家,甚至是整个兵家的尊严。”墨霖见令狐紫表情沉重,不禁道:“有这么严重?”“你生活在墨家,对兵家的事情不了解。这个城市里,发生什么都有可能。”令狐紫道,“现在就连我都帮不了你,因为四大家族同气连枝,萧家丢脸就等于其他三家丢脸……”“我不会怪你的。”墨霖打断她的话道。看到墨霖似乎并不在意,令狐紫怒道:“你难道一点都不怕吗,得罪了四大长老,这百兵城就会变成地狱一样的地方。”墨霖淡淡一笑:“我只是一个小工匠而已,他们那些大人物想要杀死我当然很简单,既然如此我就算害怕也没有用。”令狐紫呆呆的望着墨霖,想找到他假装轻松的证据,却没任何的发现,她只得无奈的摇摇头道:“现在只有一个办法,你抓紧时间把飞行弩的改造设计弄好,然后立刻离开兵家。”“改造设计的事情我已经有想法了,一天就能弄好。至于离开,要等我研究明白铸剑的工艺才行。”墨霖不慌不忙的道。“你……”令狐紫气急,可看到墨霖无所谓的表情下那坚定的眼神,就无话可说了。“你现在就把改造设计画出来,晚上在客馆等我吧。”令狐紫狠狠瞪了墨霖一眼,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。“晚上来干嘛?难道……”墨霖看着她离去的婆娑背影,心中竟然有些慌。要知道就算在千人围观之下迎战萧归雁的时候他也没这么慌过,可听到令狐紫的约定,他的心不由自主的怦怦乱跳起来。△△△夜深人静,墨霖伏在桌前,勾画着飞行弩的设计图。来时的路上,墨霖就和令狐紫沟通过,已经对兵家的要求了然于胸,而受伤躺在自走车上的那几天里,墨霖除了修炼,空暇的时候就在构思着改造。此刻墨霖只是把脑子里已经成形的想法画出来,因此进展很快。桌上的烛火一跳,墨霖将手中的笔放下,重新检查了图纸上的每个环节,终于确定无误。“呼,真是轻松。”墨霖起身伸个懒腰,正想活动一下身体,房门轻轻的敲响了。墨霖打开门,来者正是令狐,她闪身进来,回手将门关严。孤男寡女在深更半夜共处一室,鼻子里传来令狐紫身上的香气,墨霖不禁有点心猿意马。“设计弄好了吗?”令狐紫问。墨霖冲桌子一努嘴,令狐紫回身去看,端详了好一会,满意的道:“你的确是个天才的工匠。”“过奖了,咱们术业有专攻而已。比如这把白鹤,我就怎么也打造不出来。”墨霖抚摸着白鹤,感叹的道。“墨霖,你……是不是一定要得到铸剑的秘诀才肯走?”令狐紫将图纸揣进怀里,迟疑了半天,猛地抬头问道。“至少还要再研究两天,等把剑送还给萧归雁再说。”墨霖不知道令狐紫为什么会这么问,随声答道。令狐紫微微咬了咬嘴唇,像是在犹豫什么,半晌,她像是作出一项决定,双眼定定地望着墨霖,“如果我现在就告诉你铸剑的诀窍,保证让你能打造出品质不输于白鹤的剑来,你可以答应我明天就走吗?”

巨象的身后是数百妖兽,有的手中还抓着人类的身体残骸,看来已经有不少城中的百姓惨遭毒手。妖兽已经数十年没有出现在人类的世界之中,城门前的数十个兵家年轻子弟几乎没有人见过妖兽,何况是一下子就出现这样多的妖兽。眼看巨象一步步的逼近而来,众人纷纷后退,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抵挡。“别慌,把千斤闸放下来。”萧诘摩大声叫道。有人匆忙的爬上城门,想要解开千斤闸的绞盘,才刚搭上手,一根尖刺射上城楼来,将他打的脑浆迸裂。“墨霖,跟我去关城门。”令狐紫拉着墨霖,一起飞奔上城楼。登上城楼,两人都倒吸一口凉气,巨象正大步的冲过来,距离城门只有三十步不到。在巨象的背后跟随着大队的妖兽,其中许多是墨霖和令狐紫在大沼泽上见过的。怪蛇肥遗,九头兽螫蛭,木魅山魈,巨兽比比,狐妖獙獙和快捷惊人的水虎都大呼小叫着混在妖兽队伍之中。“要是被它们攻进内城,一切就完了。”令狐紫想要靠近绞盘,可城下有数只刺猬般的妖兽不停的将背上的尖刺射上城头,如同一场箭雨,让她靠近不得。“用你的鞭子。”墨霖提醒令狐紫道。令狐紫一抖手,将青蛇缠上了绞盘。“我们一起用力。”墨霖伸手抓住青蛇,和令狐紫一起用力拉动。绞盘在两人用力之下,慢慢的转动起来,千斤闸一点点的向下降去。这一耽搁,妖兽已经冲到了城门口,将兵家子弟尽数的逼进城中。巨象来到千斤闸下,两只獠牙一挑,正顶在千斤闸下,重逾千斤的巨大铁闸竟然被它的獠牙硬生生的抵住,再也无法落下半点。“嗷!”巨象口中嘶吼一声,用力向上顶,内城坚固的城墙在它巨力顶撞之下,竟然摇晃起来。“嚓”的一声,绞盘上手腕粗的铁索在巨象大力反噬之下,竟然应声而断。正在用力的墨霖和令狐紫一起摔倒在地,差点滚下城楼。巨象顶住了千斤闸,它身后的妖兽鼓噪着前进,想要从巨象的身下冲进城中。就在此时,一道如霜剑光从城中漫卷而出,其中夹杂着蓝色的光影,好似一片狂澜惊涛,怒吼着冲向挡在城门口的巨象。“白鹤神剑!”令狐紫看见这道剑光,不禁大声叫起来。巨象大概也有点忌惮这道剑光,吼叫一声,甩动巨大的象头,用獠牙去挡。剑光如电,划破长空,锋利无匹的斩在巨象的獠牙上。“喀嚓”一声响,巨象那粗壮的獠牙竟然被剑光直接斩断,重重的摔落在地上。而剑光斩断獠牙之后,又在巨象的耳朵上割开一道深深的伤痕。巨象哀嚎一声,仓惶的退却,失去支撑的千斤闸摇晃了一下,猛地砸了下来,轰隆一声将大地震荡的晃了几晃。千斤闸一落,内城算是暂时和妖兽们隔绝起来,它们拥堵在城门外,用利爪和尖牙在城墙下抓咬着,可惜城墙的墙砖太过坚硬,根本不是它们能够撕裂开的。只剩下一只獠牙的巨象大吼着,看来对断牙愤恨不已,它低下头来,狠狠一头撞在千斤闸上。城门被撞的嗡嗡直响,之前被巨象那么一顶,已经有些松动,现在又被撞击,城门上端的砖石有些松脱,落下不少的灰土来。小妖兽们退到远离内城的地方,开始冲进民居之中。墨霖和令狐紫在城墙上看的清楚,许多藏在家中的百姓被撕成碎片。看到他们被残杀的样子,墨霖胸口如同压了块大石一般,几乎没办法呼吸。巨象又撞击了两下城门,大概也有点晕,噔噔的退后几步,它身后另外四只猛兽则蜂拥而上,野猪用头,犀牛用角,鳄鱼用尾巴,还有一只巨大的蜥蜴用爪击,它们的体型虽然不如巨象,可力量也十分的惊人,四只妖兽一起发力,将千斤闸打的摇摇欲坠。“这样下去,城门迟早会被攻开的。”令狐紫担忧的道。以巨象为首的五只巨大的妖兽显然是专门用来对付城池的,如果不是萧诘摩一剑将巨象逼退,或许内城早就失守了。不过看眼下的情形,城门只怕支撑不了多久,随时都有可能被撞开,到时候百兵城就要尽数陷入战火之中。“既然如此,就开城门和妖兽决一死战!”墨霖的胸膛一股热血激荡起来。“妖兽太多了,除非家主和四大长老都在。可现在城里还有兵家的人,还有内奸……”令狐紫眉宇间全是忧色。她正说着,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比一声急促的号角声来,令狐紫脸上一喜道:“有援兵来了!”墨霖向外望去,就见夜色之中,数个小黑点由远而近,速度飞快的逼近过来。妖兽们显然也察觉到背后的威胁,纷纷停下肆虐的脚步,回头望去。一只矮小的妖兽三两下蹿上巨象的背,张嘴吼叫起来,它样子丑陋,身型又小,可一吼之下,声震全城,巨大的声浪震得墨霖耳膜嗡嗡作响。“那是什么怪物?”那妖兽似乎只是个影子,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,墨霖的借着火光,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团。“是影魔!”令狐紫惊呼道。“影魔是什么东西?”墨霖不解。“我小时候听别人说过,妖兽里有一种叫做影魔的,它们没有形体,只是一团黑影,只要有光的地方就会出现,神出鬼没,非常的诡异。”令狐紫道。“怎么会有这种怪物……”墨霖从怀中取出微型机关弩来,瞄准了猛犸背上的影魔,扣动机簧。“咄咄咄”五根锐利的弩箭居高临下的激射而出,呼啸穿过夜空,不偏不倚的射中了影魔。让墨霖惊讶的是,影魔的身体竟然真的如令狐紫所说没有实质,五根弩箭穿过影魔的身体,射中了巨象的背。巨象皮糙肉厚,哪里是几根小小的弩箭能够伤到的,最多也不过是给他挠痒而已。不过墨霖的举动却提醒了巨象,它大吼一声,转过身来,两只巨大的象眼瞪着城墙上的墨霖,大踏步的冲了过来。“快走。”墨霖见势不好,拉上令狐紫的手,也顾不得走楼梯,径直从城墙上跃了下去。两人刚刚落地,背后就响起惊天动地的巨响来,一整片城墙都晃了起来,虽然没有被撞倒,可墨霖已经听到有石块碎裂的声响。“砰”又是一声响,这一回城墙晃的更加厉害,一块巨石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冲击力,坠落下来。墨霖和令狐紫狼狈的就地一滚,巨石狠狠砸在他们的身旁,溅起的碎石打在两人的后背上,刮出不少的伤痕来。两人死里逃生,惊骇莫名,都在想妖兽如此强悍,若是城破之后,只怕城中人无一能够幸免。“你为什么不好好躲着,非要跑过来送死。”令狐紫忽然狠狠的打了墨霖一拳,带着哭腔道。“我……”墨霖虽然来的时候跟洛芊芊说了许多的豪言壮语,此刻却哑口无言。“你干嘛要跟我一起死!”令狐紫的情绪纠结在一起,只想大哭一场。“小心!”墨霖忽地扑在令狐紫的身上,和她一起滚出去。又一块石头从天而降,正好砸在令狐紫方才坐的地方,将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来。脱离了险地,可两人的尴尬才刚开始。墨霖压在令狐紫的身上,两人的脸距离只有不到一个指尖的距离,彼此的呼吸都急促的厉害,不知是因为危险的压迫还是因为这样暧昧的姿势。墨霖能嗅到令狐紫身上的淡淡香气,也能感觉到她口中急促呼吸的气息喷在脸上,痒痒的麻麻的。两人